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

2020-06-10
963 评论
719 人参与
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从地名看到南岛民族祖先的足迹

今天的彰化县境内,早期分布的平埔族有两个系统,一个是西部靠海的「巴布萨族」,或称「猫雾栜族」(Babuza);另一系统是较内陆的「洪雅族」,或称「和安雅族」(Hoanya),从彰化的许多新旧地名,可以明显感受我们这些属于南岛民族的平埔族祖先的身影。

以前彰化地区统称为「半线街」,是平埔族中的巴布萨族的「半线社」所在地。

彰化市有「社尾街」,可知是在旧「番社」的尾端。

荷兰时代的户口表有「Asock」,即清领时期旧文献中的平埔族巴布萨族「阿束社」,(地点在今彰化市大竹路);荷兰时代的的「Babousack」,即清领时期文献中的「马芝遴社」(在鹿港)。

和美,曾经叫做「卡里善」、「朥狸散」,这是源自于巴布萨族的发音,意指「冷与热的交界」,所以后来出现「和美线」、「和美散」的称呼,因「善」、「散」、「线」音接近。

「鹿港」地名来源有一说,是源自当地巴布萨族「Rokau-an社」的闽南语音译。

北斗旧名「宝斗」,是平埔族(当然也是巴布萨族)东螺支族「Baoata社」所在地,音译为「宝斗」。

「二林」是平埔族巴布萨族「二林社」的故乡。荷兰时代称 Gielim。

溪州乡有「旧眉」,过去曾是平埔族巴布萨族「眉里社」的所在地,故称「旧眉」。

「社头」的「社」,指的是在平埔族洪雅族的「大武郡社」。今天社头乡有「旧社村」,此「旧社」即「大武郡社」。

芬园乡内也有「旧社村」,指的是洪雅族的「猫罗社」。流经此地的溪流则称为「猫罗溪」。乡内也有「社口」的地名,即在「番社」入口处。

溪湖镇内有「大突里」,是以前洪雅族的「大突社」所在地。

地名凡出现「番」字,例如福兴乡有「番婆庄」,鹿港有「顶番婆」,彰化市有「番社街」…,都可以断定这些地方曾有平埔族居住地。

芳苑曾称「番仔挖」、「番仔湾」,所谓的「番」是指巴布萨平埔族,可知此地是巴布萨族故居地。由于位居两条溪流的转折处,汉人称它为「番仔湾」,清领时期有「番挖街」。

埤头乡内有「番子埔」,为平埔族巴布萨族的聚落旧址,荷兰时代称 Dobale,即清文献中的「东螺社」。

这些「番」都哪里去了呢?他们不是灭种消失,而是融在我们台湾人的血液了。

还有许多其他地名也都源自平埔族,无法一一举列。看了这幺多源自平埔族的地名,可以想见彰化县和台湾其他各县市一样,到处都有我们南岛民族祖先的足迹。

从地名了解自然环境、地表景观、地理方位

地名的出现,常与地表景观、自然环境,或是地理方位有关。例如:

「溪湖」,因在浊水「溪」旧河道及附近沙丘环绕的「湖」盆地带形成的聚落,清领时期叫「溪湖厝」。

「鹿港」地名来源有一说是早期此地为鹿群聚集之处,因此称「鹿仔港」;又另一说是,因港湾形状似鹿角而得名。

田中旧名「田中央」,是在十五庄圳与八堡圳灌溉水「田」区「中」间的聚落,称为「田中央」。

秀水旧称「臭水」,因早期排水不良,海水倒灌经常形成臭溪。

「埔盐」属于早期海埔地之一,一说为蒲盐菁茂生之地;另一说为盐分颇高的荒埔地而得名。

花坛昔称「茄苳脚」,因从前这一带是茄苳树茂生之地,因此称为「茄苳脚」(即茄苳树脚下)之意),

线西旧称「下见口」,或「下径口」,因为此地聚落在四股圳入海处,似乎可以看见河口,所以称为「见口」。而后来改称「线西」则是指在「半线」(彰化旧称)之西。

「田尾」顾名思义,即在水「田」后方「尾」端形成的聚落。

「埤头」是建在埤圳(荆仔埤圳)前头的村落。

「溪州」是在浊水「溪」本流和支流之间的沙「洲」地的聚落区,为一溪洲,后来转写成为「溪州」。

二水旧称「二八水」,是两条河流交会成八字形之处;另一说,是位于「二分水圳」与「八堡圳」之间的聚落,叫「二八水」。

「埔心」(以前曾叫「大埔心」,即在开垦「埔」地中「心」地带的村庄。

社头有「仑雅」,以前叫「仑仔」;线西也有「仑仔顶」。「仑」是指小山丘,所以这两个地名可知是在小山丘之处。

「竹塘」以前曾叫做「内芦竹塘」,是在芦竹茂密区与大池塘附近的聚落。

从地名看到移民的开发与生业

十八世纪初期,来自闽南的汉语族移民渐多,许多地区因为移民的聚集、开垦或创业谋生,而形成聚落,产生地名。例如:

先有三栋房屋出现的地方被称为「三块厝」;七家垦户居住处形成的聚落称为「七头家」;有六间草寮出现的地方称「六块寮」;泉州人移民的聚落叫做「泉州厝」;在有十五张犁(一张犁约等于五甲)的田地形成的聚落,被称为「十五张犁」(以上地名都在线西);同安人移民的聚落叫「同安寮」(在芬园);广东嘉应州镇平人移民的聚落,称为「镇平」(在福兴乡);福建诏安移民的聚落,叫「诏安厝」(在鹿港),现在和美也有「诏安里」;广东饶平县移民的聚落,称为「饶平」(在田尾)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

「福兴」是「福」建省泉州移民在此「兴」建的村庄,因此称为「福兴乡」。

员林,清领时期称「下林」街,早期树林茂密,汉人开垦由西往东,此地位于东侧山丘林地,汉人在这林区下方附近形成聚落,故称「下林街」,后来转音成为「员林街」(但此说甚牵强);另一说是,在圆形环状的树林之外开发形成的聚落,称为「圆林」,后转为「员林」。

鹿港旧名「鹿仔港」,地名来源除前述之外,一说荷兰时代平埔族以鹿为税目之一,当时嘉南草原野鹿成群,鹿皮、鹿角成为该港的出口大宗之一,所以称为「鹿港」。

鹿港有叫「打铁厝」的地方(在今鹿东医院一带),顾名思义,因该地曾有打铁的人家而得名。

埔心有地方叫「瓦窑厝」,是以前有烧瓦窑的人家所在。

二林有「犁头厝」,是製造并贩卖锄头、厘头的地方。

竹塘有「鹿寮」地名,是猎鹿人休息的草寮,或说是养鹿的草寮。

芬园曾叫「菸园」,清法战争时因基隆港口遭封锁,鸦片停止进口,台湾本土开始自种鸦片,这里为种植鸦片菸的园地,故称为「菸园」。因台语「菸」与「芬」同音,所以后来转变为「芬园」。

从地名看到族群关係

地名反应移民群落的关係,例如:

「和美」:来自福建漳州与泉州移民,为争水土爆发大规模械斗,之后两派以邵安桥为界线,桥东为漳州人,桥西为泉州人,祈求「和」平「美」满,原本称为「和美线」,日据时简化为「和美」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

「永靖」:开垦初期闽粤械斗区,本地多为广东客家,清代彰化知县将其命名为「永靖」,希望可以消灭械斗「永」远平「靖」。

此外,凡是带有「番」字的地名,除了可以知道有南岛民族聚落外,同时也可以想见附近出现汉语族移民,盖因「番」字的用语是优越感的汉语族人用来称呼附近的南岛民族的,所以「番婆庄」、「顶翻婆」、「番社街」…这些地名也显示着过去该地已有原汉比邻而居的情形。

从地名看外来政权的更迭

从地名的沿革、变易,也可以看到历代外来政权的更迭替换。

以彰化地区来看,荷兰时代就记录了许多平埔族聚落的地名,已如前述。

到了清领时代,这些地名都有了新的称号,如「阿束社」、「半线社」、「大突社」「眉里社」…已如前述。而且为了「彰显皇化」,而将「半线」改名「彰化」;「宝斗」改名为「北斗」;旧称「关帝庙街」,为了平息械斗,改称「永靖」;原本以地势坐镇八卦的「八卦山」,清政府在镇压「大甲西社」等中部平埔族抗官民变之后,曾一度改称「定军山」。

日本人来后,也大易地名,特别是再 1920 年利用地方行政改制,同时大改地名。除了简化、雅化之外,也以谐音改名。

原来的「茄冬脚」,改为「花坛」,因为「花坛」两汉字的日语读音(かだん,Ka-Dan)和「茄冬」的闽南语读音近似。

「田中央」简化为具有日本名性质的「田中」;「臭水」雅化为「秀水」;「燕雾大庄」改称「大村」;「二八水」简化为「二水」;「大城厝庄」改为「大城」;「内芦竹塘」改为「竹塘」…。

国民党时代,原称「番仔挖」、「番仔湾」的地方,以当地层出举人洪算谅的宅号「芳苑」而命名。1959 年,在原属线西的「下林仔」,分出「新」的独立的「港」乡,本来叫「新港乡」,但嘉义县已有了同名的「新港乡」,因此在改名为「伸港乡」。因为「新」与「伸」的闽南语读音相同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

地名有讲不完的故事,读者可以自寻玩味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彰化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
    作者:李筱峰出版社:远景出版日期:2017/12/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

     

    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申博菲利宾桌面安装版|关注时政热点|专门提供本地生活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企业法人 sunbet游戏登录口